全部
  • (392)

当你想我的时候

作者:石卿音响处理:闲愁当你想我的时候当你想我的时候我总是不在秋风凉凉当你想我的时候我总是不在黑夜长长我总是不在你的倾诉不能传送秋风凉凉我总是不在冰冷的脚探不到我的温度黑夜长长当你想我的时候我也想在你身旁我想毁了我的翅膀让流浪给了他人这样,我就可以陪你抱住你的温暖让黑夜不再漫长喜洋洋 喜洋洋谁识得那一瞥的惊慌我把记忆给了天上让这个早上 喜洋洋喜洋洋 剪了一贴纸像太阳 在玻璃窗我的心思总是给你没有菱角来...

  • 850
  • 2
  • 14
  • 0
2017.06.02 07:54

一个笑不起来的历史笑话

话说农夫替牛解下犁套,牵着它去喝水。这时,有只野狗正出来觅食,看见那犁,开始仅仅只闻闻那牛的犁套,觉得有牛肉味,便不知不觉地将脖子慢慢地伸了进去,结果再无法拔出来,只好拉着犁在田里耕起田来。那农夫回来后,看见了它,便说:啊,可怜的家伙!你何至于如此呢?要怪只能怪你的鼻子太尖了。这个寓言说的是野狗,不管家狗野狗,有句话我就弄不懂,譬如走了吃屎的运,当地土话就是运气好的意思,和走狗屎运相通。什么道理,...

  • 1184
  • 6
  • 45
  • 0
2017.05.29 06:39

他怎么可能爱得那么愚蠢

环球奇闻:是我的地为啥不能埋我的骨?《别不了的司徒雷登》连载之二核心提示:一九八六年六月,经邓小平批准,同意司徒雷登骨灰以原燕京大学校长名义安葬于临湖轩。不料,一群马列主义老太太联名反对,事情不得不搁置。资料来于豫青网齐宏伟。半个世纪前,1962年9月19日,已经半身不遂的司徒雷登,悄无声息地在美国首府华盛顿离开人世,几乎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隔着一个太平洋的中国,许多年轻人在课堂上不断听到他的名字,他...

  • 2197
  • 7
  • 76
  • 0
2017.05.14 09:55

周恩来保得了陈寅恪吗?

红杏青松画已陈,兴亡遗恨尚如新山河又送春归去,肠断看花旧日人。——陈寅恪周恩来保得了陈寅恪吗?为什么提这个问题?因为刚刚送走5▪12每年又到5▪16,这两个日子使所谓的红五月染上了血腥,而陈寅恪以他的本色和他的血为文化大革命祭。抗战时期,就教于成都燕京大学的陈寅恪对他的研究生石泉说过一件留学时代的趣事:有一天晚上,陈寅恪走进柏林一家华侨开的饭馆,无意中和周恩来与曹谷冰等几人相遇,打过招呼,同在一桌吃饭。由于...

  • 821
  • 9
  • 44
  • 0
2017.05.13 07:40

我是司徒雷登学生的学生

音像处理:两处相思《别不了的司徒雷登》连载之一他的儿子叫量子,女儿叫光子。好像是日本人名吧,我忍不住问。物理课代表摇着手悄声地凑到我耳边说,好像为这个打了右派呢。小辈们可能不知道,当年日本首相岸信介,和美国总统约翰逊,都是敌人,报纸上漫画成小丑的。好像不光为这个吧,我忍不住又问,起个人名就打右派么?实话告诉你,这两个名字都是物理上的,又黄又瘦又小的物理尖子忍不住在我面前卖弄几句,奇怪的是那年份班上...

  • 344
  • 4
  • 15
  • 0
2017.05.12 11:04

人一成“神”就变傻

转载作者:老泉鲁主流媒体为了反击朝鲜,不得不爆出当年“抗美援朝”的真相:是金日成发动了朝鲜战争;中国为别人的战争买单——牺牲几十万英雄儿女,导致西方封锁20年!且不说这个爆料足以让13亿中国人中的12亿该换换脑壳,我只说那个聪明绝顶的人怎么会犯那种低级的错误:人不能成神,人一成神就会犯糊涂。老泉手头有一本沈志华的《S·M与朝鲜战争》,虽然没有读完,但是我已承认,当年苏联时期的所谓共产主义运动,即“第三国际”里头...

  • 1319
  • 6
  • 50
  • 0
2017.05.06 13:15

历史在一个早晨翻转

吴鸿昌朝鲜会不会打起来,现在还没有眉目,朝鲜战争的历史,却在一个早晨翻转了。历史是能够翻转的吗?当然能。历史不但能翻转,而且可以创作。年纪比较大一点的中国人都知道,公元1950年,南朝鲜李承晚反动集团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发动了侵略朝鲜的战争,而且,很快把战火烧到鸭绿江边,于是,中国人民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运动。这一段历史,当时的中国人是从官方媒体的宣传当中了解的,后来的中国人则是从教科书里面知道的...

  • 688
  • 2
  • 30
  • 0
2017.05.05 17:46

分化手握否决权的既得利益群体

这个美国学者叫弗朗西斯·福山,日裔。20年前写了一本书叫《历史的终结》大红大紫,主要意思是说你们社会主义国家都别折腾了,美国就是天堂,美国的制度就是永恒的制度,历史到我们这就到头了。你们看,苏联解体了,中国也撑不了多久,最终变成和我们一样。他还是写下《文明冲突论》的亨廷顿的学生,所以他就是文明终结者呗。人家可是从黑格尔说起,什么不平之气,什么承认的政治一大套。在当时借着西方赢得冷战的大势,风靡世界。...

  • 493
  • 2
  • 11
  • 0
2017.05.04 08:49

听一声虞美人的长叹

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在空寂的山村,我又看到了虞美人花。那细细的茎,柔弱至极,那花瓣展开着,异常单薄却婀娜多姿,就像古代那弱不禁风的美人穿着美丽轻盈的丝绸,轻移莲步缓缓走来。也许这花儿真的是虞姬的鲜血幻化而成,寓意着生离死别和悲歌。“你听,她在轻轻地叹息呢。我附耳过去,仿佛听到了一世红颜那散落一地的千古柔肠。血染的风采,我第一次感受到,红色也可以那么清冷。虞美人生来就与悲剧相连。生来就被...

  • 201
  • 3
  • 11
  • 0
2017.05.01 13:07

她原谅了昔日情人和老师的不光彩行为

资料来自2016-11-01 13:16 | 说书人思郁二十世纪的两位哲学家海德格尔和阿伦特之间的恋情,在思想界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却被处理成了一件丑闻。在埃廷格看来,海德格尔是个无情的掠夺者,而阿伦特是个无知的受害者。这种颇为不靠谱的简化做法自然会引起许多追随者的抗议,同样也引起了海德格尔和阿伦特的文稿管理人的不满,他们为了还事实以真相,干脆公开发表那些来往的信件,让公众自行判断孰是孰非。当阿伦特第一次见到海德...

  • 245
  • 2
  • 4
  • 0
2017.04.29 09:18